网站地图

内蒙古水处理设备公司 中国流体过滤分离专家
专注分离纯化技术研发

全国解决方案定制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海水淡化能否解近渴?


来源:东北亚水网  作者:内蒙古水处理  日期:2011-07-25 10:36:44

海水淡化能否解近渴?内蒙古水处理设备,内蒙古反渗透水处理设备

  近日一则北京关注海水淡化的消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7月4日,北京市政协委员、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张彤在做客北京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表示,北京目前正在做海水淡化的前期研究,如有可能,将会在渤海湾取水。尽管有专家指出,这一举动与南水北调延迟至2014年到京以及海水淡化成本大幅下降有关,更重要的是与北京当前人口经济迅猛发展对水资源迫切需求有关。

  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北京实际常住人口为1972万人,而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预测,未来5年北京的人口有可能突破2260万。与北京人口急剧增长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北京人均水资源量已从多年前的不足300立方米,降至近几年的100立方米左右。而近10年以来,北京的平均降水量比多年平均值减少两成,形成的可利用水资源量减少了48%。为了缓解严峻的水资源短缺形势,北京把目光瞄向海水淡化也在意料之中。

  张彤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近年来北京一直在"开源节流",但未来5年城市需水预计回涨至40多亿立方米。而北京城市供水的真正资源量只有21亿立方米,形成了水资源供给缺口。为了填平这个缺口,海水淡化成为一个选择。

  来自渤海湾的海水淡化水能否解了北京的"渴"?对于这个问题,阮国岭表示,尽管目前成本仍比较高,但从长远来看,海水淡化水是解决北京长期水资源供应不足的有效措施,"这个判断应该是能站得住脚的。"

  “这是由北京的现状决定的,”阮国岭说,现在北京人口近2000万,水资源并没有多起来,这种情况下,一种措施是开采地下水,和后代争水,但这么多年来,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生态环境问题也越来越明显,包括北京的城市地下水位下降。这不是长久的办法;其次,北京作为首都,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保障北京供水安全性比任何一个城市都重要。

  “要解决水资源问题,一是采取地面水调节措施,比如修水库,但北京的降雨量逐年减少;另一个是南水北调,南水北调作为城市供水安全来说有脆弱性,比如遇到干旱天气,源头用水都会紧张。路线长,在安全上也有一定的危险。而沿线遇见洪涝灾害,也会对南水北调带来威胁。”阮国岭说,在这种情况下,把海水淡化水作为北京供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保障北京用水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阮国岭告诉记者,从目前来看,尽管海水淡化价格仍比较高,但经过规模化发展,价格还有下降的空间,如果政府出台相关政策进行补贴,海水淡化水进入家户应该不是问题。

  记者了解到,位于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海水淡化项目一期具备5万吨/天淡化海水的产能,项目全部建成后产能将达到90万吨/天的规模。曹妃甸海水淡化项目已经吸引了来自北京的目光,北京市发改委等部门已经赴曹妃甸进行考察。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供水国企北控水务已入股曹妃甸海水淡化项目25%股份,投资约3450万元。在未来,曹妃甸有可能成为天津向北京供应海水淡化水的竞争者之一。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如果作为连接媒介的水消失了,那恐怕不管是否会出现第三个和尚,故事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没水喝”。缺水,正成为大江南北共同关注的话题。应对水危机,既需节流,亦要开源。水从哪里来?人们的目光逐渐转向广阔的海洋,有沙特、以色列、阿联酋这样的先例在前,我国的海水淡化产业也逐渐呈现出步步升温的态势。但纵观全国,海淡产业的发展依旧困难重重,淡化的海水依旧未走入家庭;756项海淡技术中自主知识产权仅占15%;脱盐协会秘书长郭有智说“政策导向是海淡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石”;工程院高从堦院士指“海淡工程技术的不成熟是发展的重要障碍”…… 成本怎么降?管网如何进?政策怎样扶?摆在海淡产业面前的任务实在太多。远水解不了近渴,那淡化的海水又是否能解这燃眉之急呢?

  今年上半年袭击南方的干旱让许多地方喊"渴"。作为浙江省舟山市最缺水地区的普陀区六横岛,因为当地一台日产1万吨的海水淡化设备投入全负荷运转,不再为水而发愁。而在往年遇到干旱时,六横岛就得去宁波买每吨价格高达20元的淡水了。

  与舟山相比,北京虽然与海洋有着上百公里的距离,但水资源的严重短缺让这个人口近2000万的特大城市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海水淡化。7月4日,北京市政协委员、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张彤在做客北京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表示,北京目前正在做海水淡化的前期研究,如有可能,将会在渤海湾取水。

  无论是身处大海的岛屿,还是经济迅速发展的大城市,当水资源紧张日益成为一种常态时,都把眼光投向了海洋。然而海水淡化是否真正会成为解决水危机的一把"金钥匙",仍需时日考量。

  “海水”能否解缺水之“渴”?

  海水淡化对我国沿海城市来说,是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的一个有效措施,也是必然的趋势

  与处于干旱区域、极度缺水的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以色列等中东国家相比,我国的海水淡化起步不算太早,但发展迅速。目前天津、青岛、舟山等沿海城市的海水淡化技术和产业发展与国外相比并不落后。

  天津市在海水淡化方面之所以走在全国前列,和这里水资源严重短缺分不开。尽管处于华北"九河下梢",海河穿城而过,但水质苦涩,引滦入津成为解决天津饮水的重大水利工程。也因为这个原因,天津市把向大海要水作为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所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记者了解到,天津市的海水淡化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步,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已经逐步形成了明显的区位优势、产业优势和雄厚的技术实力,也因此被确定为创建国家级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示范城市和海水利用产业化基地。

  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总工程师阮国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全国海水淡化量规模大约为60万吨/天,其中天津海水淡化能力达到了20万吨/天,"我估计再过1年多,天津日海水淡化能力有可能达到30万吨~40万吨,'十二五'结束之后稍微晚一点,天津海水淡化能力将达到60万吨/天。"

  除了天津市之外,山东省青岛市在海水淡化方面也走在了前列。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青岛市海水淡化规模将达到每天20万吨;而在缺水严重的浙江省舟山市,近几年来大力发展海水淡化项目,其中嵊泗县近几年海水淡化水供水量已占县城区全部供水量的70%以上,在其他岛屿上,淡化水也成为了主要水源。

  “海水淡化对于我国沿海城市来说,是解决水资源问题的一个有效措施,这也是必然的趋势。”长期关注海水淡化的阮国岭对记者如此表示。

  阮国岭说,做出这个判断,基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目前中国人口的现状决定的,"原来只有几亿人口的时候,并不觉得缺水,现在人口增加到了13亿多,但水资源并没有增多,所以水资源紧缺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

  二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决定的,"我们在历史上从未达到过现在的经济总量,也没有现在的经济发展速度。经济总量大了,发展速度快了,对水资源的要求就会越来越多。"

  三是从全球来看,人类是趋海移动的,中国也是这样,大部分城市和大型工业都是沿海布置的,这更加剧了沿海地区用水的紧张。

  “这三个因素的叠加,决定了海水淡化在我们国家是一个没有办法回避的问题。”阮国岭说,至于海水淡化在解决水资源危机中能扮演多大角色、能占多大比例,需要因地区、城市而异,每个地区、城市是不一样的。一些地方水资源丰富,海水淡化就只是一个补充;但对于一些水资源不丰富甚至缺乏的地区来说,海水淡化水就会成为重要水源,甚至成为主要水源。

  海水淡化何以难进管网?

  成本过高,挡住了海水淡化水进入城市管网的步伐

  阮国岭介绍说,目前我国国内海水淡化主要是采用两种技术,一种是膜法,或者叫反渗透法,它采用半透膜技术,正常情况下,浓度低的水能渗透到浓度高的水那边,而反渗透法就是通过加压,浓度高的水就渗透过来浓度低的水这边了,目前海水淡化水有60%~70%采用了这种技术。另一种是热法,也叫蒸馏法,一般是海水淡化和电厂进行联产,通过采用发电厂发过电的低压蒸气,从海水中分离出来高品质的淡化水。

  “经过多年研发,我国已经在蒸馏法、反渗透法等主流海水淡化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在天津等沿海城市诞生了一大批从事海水淡化的企业。”阮国岭说,目前天津市北疆发电厂采用以色列的技术,利用蒸馏法技术生产淡化水;另一家企业天津大港新泉海水淡化有限公司则采用反渗透法淡化海水,这家企业采用新加坡技术,一期生产能力为日产10万吨淡水。

  目前尽管天津市海水淡化走在了全国前列,但生产出来的水流入百姓家的比例很小。阮国岭说,目前天津用水主要依靠黄河水和滦河水,海水淡化水主要以应用于工业为主,只有少量进入城市供水管网。目前真正进入城市供水管网的,也只有每天1万吨左右的规模,只占天津每天20万吨生产能力的1/20。

  记者了解到,除了像舟山那样缺少淡水来源的海岛之外,一些沿海的主要城市,尽管也发展起了海水淡化产业,但也同天津一样,真正进入自来水管网成为居民用水的并不多。以青岛为例,海水淡化水也主要用于工业、海水冲厕、游泳用水等方面。

  海水淡化为什么难以进入城市管网?阮国岭表示,原因在于与目前的城市自来水相比,海水淡化水的价格比较高,"两种海水淡化技术出来的水,价格都差不多,成本在5元~7元之间,而销售价格在7元~9元之间。"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疆电厂海水淡化每吨水成本约4元,通过水处理,用专用输水管网运往自来水厂原水池,运行成本增加了3.6元,目前售价暂为8.15元/吨。而目前天津市今年的居民用水价格为4.6元/吨。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成本过高挡住了海水淡化水进入城市管网的步伐。

  随着技术的发展,海水淡化的成本是否还有降低的空间?对于这个问题,阮国岭表示,在技术上,两种技术淡化海水都有降低空间。反渗透法淡化海水的成本降低取决于渗透膜的技术,随着膜技术的发展,产同样的淡水,原来需要1万平方米的膜现在有可能5000平方米的膜就可以了,投资就少了;而蒸馏法淡化海水,目前发电企业和淡化水企业还没实现很好的整合,从技术上说还有些浪费,如能把发电过程中的低压低温蒸汽充分利用起来,海水淡化成本下降就有空间。

  “海水下降有一定空间,但这种空间能降到多少,是由若干因素组成的,技术在其中只占一部分。”阮国岭说,海水淡化成本中,能源成本占到了1/3。海水淡化就是以能源换水源,能源价格上涨,海水淡化成本也跟着上涨;此外还有人工成本,技术进步能降低能源成本,但人工工资是往上涨的。这些因素都决定了目前海水淡化成本下降的空间有限。

  阮国岭还表示,天津市海水淡化吨水成本目前已降至5元左右,随着技术的发展,还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相信天津真正实现"靠海吃海",让"海量"的"海水"流进寻常百姓家的日子不再遥远。

  如何推动淡化水进入家庭?

  出台扶持政策,制定国家标准和监管标准,是当务之急

  海水淡化成本从最初的一吨20多元的成本降至目前5元~7元钱左右的成本,下降幅度已经很大了,而成本进一步压缩的空间也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让海水淡化真正成为解决水资源危机的有效举措、让海水淡化水流入城市居民供水管网,还有哪些瓶颈需要突破?

  “海水淡化要真正进入城市供水管网,需要政府在政策上予以支持。”阮国岭说,从处理的角度看,海水淡化水是一种高端的水,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如果有更好的水资源的话,为什么要用海水淡化水?而高端的东西意味着成本高、价格高,这与目前的价格机制不协调。”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阮国岭表示有两个办法:一是完善原来的水资源价格体系,当价格体系完善之后,海水淡化如果仍没有竞争力的话,说明这种产品进入市场的时机不成熟;另一个办法是海水淡化水与当前的水资源价格体系虽然存在一个差价,但这个产品是民众所必需的东西,那就需要政府买单了,即政府为海水淡化水进入市场提供一定的补贴。

  “如何进行补贴,现在发改委、国家海洋局、科技部等部委都在进行前期的商讨,将会出台一些扶持措施。”阮国岭说,如果出台政策支持,相信天津将会成为海水淡化率先进入管网的第一个大城市,"其他沿海城市会不会跟上,我判断还是乐观的。"

  除了政策扶持之外,阮国岭认为还需要通过龙头企业来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他说,一个产业如果要快速发展的话,一方面需要政策,一方面得有队伍。在起步阶段,是技术先行,在产业化阶段,一定要政策先行、队伍先行,需要最有实力的企业进来,“这个队伍很大程度是龙头企业,必须要进来,在外边带不动海水淡化产业。”

  即使在政策扶持下海水淡化成本降低,但要真正进入千家万户,仍有许多工作要做。阮国岭表示,最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制定海水淡化国家标准,二是确定监管标准。

  “海水淡化水进入城市供水管网,目前无论是行业标准还是国家层面上制定的标准都没有出来。什么样的海水淡化水是合格的水、什么的淡化水是不合格的水,都需要按照标准来说话。技术一定要上升为标准,这是目前需要急迫解决的一个问题。”

  阮国岭告诉记者,海水淡化水如果仅仅用在工业上,涉及到的是两个企业之间的事情,相对简单。但进入城市供水管网,这就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安全工程,涉及到公共饮水安全问题,因此需要出台监管的标准,加强监管。

  “即便有政策扶持,没有制定这两个标准,海水淡化大规模进入城市管网仍存在缺陷。”据阮国岭介绍,下一步,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将在这方面展开研究。

  在今年召开的全国水利大会上,海水淡化也成为大会关注的一个话题。阮国岭表示看好未来海水淡化产业的发展,他认为要推动海水淡化产业进一步发展并进入城市管网,需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来展开工作:一是做好海洋做好功能区的规划,把海水淡化用海区域保留下来;二是中央对海水淡化产业应做好规划,哪个地方淡化水规模达到多少,都应该有总体规划,切忌一窝蜂而上;三是从技术层面来说,海水淡化的技术标准、规范要尽快出台;四是建立合理的价格体系,政府出台相应的补贴政策;五是在政府层面应建立一个监管机构对海水淡化进行有效监管。

海水淡化能否解近渴?内蒙古水处理设备,内蒙古反渗透水处理设备

上一篇:我国水利现状尚未建立稳定的投入机制
下一篇:三大“元凶”加剧中国水危机

相关资讯